汉语拼音的魅力

昨天,著名语言学家、“汉语拼音之父”周有光去世,享年112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906年 生于江苏常州青果巷

73岁时,周有光及其团队推动《汉语拼音方案》成为拼写汉语的国际标准

周有光一生历经满清征服、北洋政府、国民党政府、共产党政府四个时期,被友人戏称为“四朝元老”

即便是100岁高龄,他还出版了《百岁新稿》《朝闻道集》《拾贝集》等,但出版物语言较为偏激,故多部作品因政治原因被列为禁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学汉语,首先从拼音开始,小学语文老师教我们首先要背诵声母韵母表,唱字母歌,

a bai cai dai e F gai he yi jian kai l m lai wo pai qiu er ai si tai wu wei wa xi ya zai

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t u v w x y z

字母歌好说,很容易就学会。但声母韵母表就让人头疼,小学5点钟就放学,语文老师非让背完后才能走,因为l 和n,z和zh 的发音不准确,被留下来好几次。那个时候对拼音是抵制的,因为耽误我5点半看中央一台的动画城,动画片比学拼音有意思多了。

但奇怪的是拼音学的不怎么样,但语文成绩数一数二。现在想起来,应该是那时候读过一些书,小时候家里穷,没有藏书,好在妈妈有个朋友在图书馆工作,因此借到童话书,印象深刻的是郑渊洁的《皮皮鲁和鲁西西》系列,至今还记得罐头里面没穿衣服的裸体小人等情节。除了这些童话书,唯一买过的书是纯粹看书名买的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中文和拼音对照,刚走到街上,书就掉到路边的水沟,上面有一大片污渍,影响了和尼古拉斯夫斯基的深度沟通,这本书除了书名、几乎没看,后来遗失。

现在想来,小学读的最多的是我姐的初中和高中的语文课外读本,例如《黄河之水天上来》里面是一些包罗万象的杂文,晚上躺在床上,在暗黄的白炽灯下,一个小学生脑海中浮现的是 “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……多歧路,今安在”。甚至还有随手翻出的禁毒教育读本,罂粟,海洛因,金三角,我小学就知道这些东西碰不得。所以后来在公共厕所看到注射器针头的时候,不免眉头一紧,这里不太安全。因为瘾君子为了毒资什么都干的出来。随意的读书让我早早的了解到外面的世界,既有诗和远方,也有灰暗的禁区。

我的拼音差对我读书没有太多负面影响,最多就是语文试卷上拼音题被扣2分而已。拼音只帮助我们读字,但字词的意思需要借助上下文或社会经历去理解。一次语文课上,有个女同学将“猎人”读成“猪人”,同学们哄堂大笑。我猜她肯定不知道猎人是什么意思。她只学会猎读liè而已。拼音帮助我们用嘴去沟通,拼音的推广对快速降低建国初期文盲率起到很大作用,很多老人仅仅只会写自己的名字,但是口头的沟通没有任何问题。

2000年,初中课本出现文言文,里面有一些生僻字、异体字让人头疼,新华字典不够用,需要现代汉语字典去查词。拼音一样很差,例如学习的xué 我就怎么都拼写不出来,总是拼做xu或xe。在很多父母把网吧和在游戏厅耽误学业打游戏划等号的时代,我每周还可以去网吧跟我姐聊QQ,要知道那时候网吧上网5块钱/小时,尽管智能ABC输入法也不是那么好用,但通过聊天打字,拼音水平得到质的飞跃。看来学以致用确实是好方法。

在五笔输入法普及的时代,因为记不住王旁青头兼五一的字根,始终没学会五笔打字。但我又不是打字员,不会五笔并不影响我的生活。时隔多年,还是觉得拼音帮我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,让我很早就可以了解外面的善恶、美丑、真假……

汉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

语言使人类别于禽兽

文字使文明别于野蛮

教育使先进别于落后